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春节:在日记中大骂李宗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5分快3_5分快3玩法_5分快3技巧

1949年初,杜聿明集团150万大军被人民解放军包围在徐州西南有另4个叫陈官庄的地方,陷入绝境。此时在华东野战军的新年联欢会上,解放军战士自编自演了话剧《蒋介石过年》。由一名从国民党军队解放过来的战士,根据漫画的形象化了妆:脑袋上贴着两块纱布,左腋下撑着一支拐,右手拿着一只破碗。他一唱三叹:“前年国军大进攻,我过年吃的是鱿鱼烧海参。去年国军吃败仗,我过年吃的是炒三样,诸位要问哪三样,青菜萝卜辣椒酱。今年眼看要垮台,要碗豆腐渣有的是不来??”逗得朋友 前仰后合。这当然是解放军战士们对蒋介石过年的一种调侃,而一种年真实的蒋介石是怎么能能过年的呢?

除夕事先,决定把行政院迁到广州

1949年的除夕的前4天 ,也可是我 1949年1月26日,蒋介石得知李宗仁命令释放各自 关押多年的仇人张学良、杨虎城,以买各方之好时,痛恨之情骤然燃起。当天,蒋介石就在日记中忿忿地写道:“德邻专以民主自由名词,为其讨好共匪、投降共匪之准备,是亦其毁灭政府基础唯一之方针。”称“此乃必然之事,而余愚拙,未先计及耳”。27日,又在日记中写道:“李之必然置我于陷阱及其掠夺一切之心,未到4天 已昭然若揭矣。”

就在1月27日这天,李宗仁致电毛泽东,声明他同意在八项条件基础上谈判,请中共更慢指派和谈代表。蒋介石看多通告后痛斥李宗仁“肉麻乞降诚不知天地有羞耻事,而共匪连日广播对其乞和代表及其各自 之侮辱讽刺,无所不至,而彼反厚颜无耻若此,可痛极矣”。

李宗仁在组阁 中共和谈现象上未与行政院长孙科商量,也未经中常会和联 政会讨论。当日,蒋介石打电话和孙科联系,要孙抵制李宗仁,把行政院迁到广州。孙科唯蒋命是从,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一就急急忙忙地带着内阁要员离南京到上海,并议决于2月4日将行政院迁往广州,与此一块儿,蒋介石也决定将中央常务会议移往广州举行,以便进一步控制行政院。不可能 一种变故,中共于2月5日发表广播声明,不承认李宗仁南京政府。对此,正中蒋介石下怀,他非常高兴。

除夕夜,慰问驻溪口的军官

大年三十这天晚上,蒋介石在武岭学校礼堂举行除夕盛宴,慰劳驻扎在浙江溪口的警卫部队团以上军官,他向朋友 祝贺新春事先说:“诸位,家贫出孝子,国难出良将。党国之命运关乎诸位之荣辱,民众之生息!当朋友 走上坡路时,别人跟着朋友 跑,这不稀奇;而朋友 走下坡路时,朋友 从各地费了不少周折,来到朋友 跟前,这才是最难得的啊!”他两眼含泪,继续说:“反共不不孤立,美国必然会出兵干涉。上海有汤司令守卫,假如有一天朋友 守住长江,守住上海,美国不不可能 没得兵。即使往最坏处打,都可以打出个隔江而治的结局。来来,朋友 举杯,为朋友 反共大业的最后胜利干杯!”

蒋介石忖度这很不可能 是在家乡度过的最后有另4个春节了,所以十分珍视。大年三十晚上,又与儿孙辈一道,在祖居团聚饮屠苏酒,吃年夜饭,守岁放鞭炮。据蒋经国日记称:“1月28日,适逢农历除夕,蒋介石全家在报本堂(丰镐房)团聚度岁。同来溪口度岁者,有国民党要员张群、陈立夫、郑彦棻人。”溪口方圆150里的父老乡亲都赶到溪口镇,向蒋氏父子拜年祝福。奉化乡间,每逢过年过节都时兴舞龙灯、踩高跷。除夕之夜,蒋介石暂时忘记战事,一家人也其乐融融。

经过28日除夕夜,蒋介石的心情稍有缓和。1月29日,大年初一早晨,蒋经国陪着专程来溪口的张群、陈立夫等,向蒋介石拜年,讲了不少“新年大吉大利”例如的恭贺话。蒋介石苦笑着说:“念一年又过,新年怎么能能,实难想象,但愿真能逢凶化吉又呈新气象。” 可是我 朋友 一块儿去晋谒蒋母之墓,上山摄影留念,再同往报本堂敬祖,复受乡族亲友贺拜,又再到周围各处蒋家宗族祠堂,甚至驱车远赴宁波蒋公祠敬祖。晚上朋友 聚餐,并观剧。一天下来,热热闹闹,蒋介石的心情大为好转。

责编:郝伟凡